艾叶古代应用

妊娠卒胎动不安,或但腰痛,或胎转抢心,或下血不止:艾叶一鸡子大,以酒四升,煮取二升,分二服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古代艾叶应用
古代艾叶应用-艾叶袜子治寒湿脚气

妊娠伤寒、壮热、赤斑变为黑斑、溺血:用艾叶如鸡子大,酒三升,煮取二升半,分为三服(《伤寒类要》)。

妊娠卒下血及子淋:生艾叶一斤,研,冬用茎,干者亦得,以酒五升,煮取二升,分三服(《外台秘要》)。

妊娠风寒,卒中,不省人事,状如中风:用熟艾三两,米醋炒极热,以绢包熨脐下,良久即苏(《妇人大全良方》)。

胎动迫心作痛:艾叶鸡子大,以头醋四升,煎二升,分温服(《子母秘录》)。

产后腹痛、欲死,因感寒起:陈蕲艾二斤,焙干,捣铺脐下,以绢覆住,熨斗熨之,待口中艾气出,则痛自止矣(《杨诚经验方》)。

白带:热盐炒艾熨脐(《妇人大全良方》)。

卒心痛:白艾成熟者三升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,去滓,顿服之。若为客气所中者,当吐出虫物。(《补缺肘后方》)

伤寒时气、温病头痛:以干艾三斤,以水一斗,煮取一升,去滓,顿服取汗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胸胁腹内绞急切痛,不可抑按,或即吐血或鼻中出血,或下血:熟艾如鸭子大,三枚,水五升,煮取二升,顿服之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蛔虫心痛如刺,口吐清水:白艾一升,水三升,煮取一升,去滓顿服之,或取生艾掐汁,五更食脯一片,乃饮一升,当下虫出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心腹恶气:艾叶捣汁饮之(《药性论》)。

脾胃冷痛:白艾末,沸汤服二钱(《卫生简易方》)。

心腹冷痛:艾叶为末,汤下(《本草易读》)。

头风久痛:蕲艾揉为丸,时时嗅之,以黄水出为度(《青囊杂纂》)。

霍乱洞下,不止:以艾叶一把,水三升,煮一升,顿服(《外台秘要》)。

口吐清水:干蕲艾,煎汤啜之(《怪证奇方》)。

脑漏鼻出黄汁:以艾绒装在烟筒内吸食数日即愈(《本草撮要》)。

忽然吐血:熟艾三团,水五升,煮二升服。一方,烧灰水服二钱(《备急千金要方》)。

吐血不止:用艾叶煨汤点童便服之即愈(《滇南本草》)。

鼻血不止:艾叶烧灰吹之,亦可以艾叶煎服(《太平圣惠方》)。

大肠下血:在粪前,艾叶煎汤服,最效(《滇南本草》)。

中风掣痛、不仁不随:取干艾叶一斛许,揉团纳瓦甑中,并下塞诸孔,独留一目,以痛处着甑目而烧艾熏之,一时间愈矣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咽喉不利,肿塞,气道不通:以生艾叶捣烂,敷肿上,随手即消。冬月以熟艾,和水捣汁敷之亦佳(《太平圣惠方》)。

咽喉肿痛:用嫩艾捣汁,细咽之(《医方大成》);亦用青艾和茎叶一握,同醋捣烂,敷于喉上,冬月取干艾亦得(《证类本草》)。

火眼肿痛:以艾烧烟起,用碗覆之,候烟尽,碗上刮煤下,以温水调化洗眼,即瘥(《斗门方》)。

咽喉骨哽:用生艾蒿数升,水酒共一斗,煮四升,细细饮之,当下(《外台秘要》)。

风虫牙痛:化蜡少许,摊纸上,铺艾,以箸卷成筒,烧烟,随左右熏鼻,吸烟令满口,呵气,即疼止肿消(《普济方》)。

舌缩口噤:以生艾捣敷之,干艾浸湿即可(《圣济总录》)。

小儿脐风:艾叶烧灰填脐中,以帛缚定效(《简便方》)。

头风面疮,痒出黄水:艾叶二两,醋一斤,砂锅煎取汁,每薄纸上贴之,一日一二两上(《御院药方》)。

小儿疳疮:艾叶一两,水一升,煮取四合,分三服(《备急方》)。

小儿烂疮:艾叶烧灰缚之,良(《子母秘录》)。

鹅掌风:新艾真者四五两,水四五碗,煮五六滚,入大口瓶内盛之,用麻布二层缚之,将手心放瓶上熏之,如冷再热,如神(《陆氏积德堂方》)。

寒湿脚气:以熟艾夹入袜内穿(《本草纲目》)。

腰膝疼:陈艾一斤。浓煎,将以深桶满盛,将脚搁其上,却以衣服覆之,令其汗出透了,如汤可容下脚,刚以膝脚放入浸之(《普济方》)。

癞疾(白癞):艾千茎,浓煮,以汁渍曲作酒,常饮使醺醺(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)。

艾叶的应用历史比较早,现存记载最早见于成书不晚于春秋战国时期的《五十二病方》,其后,历代本草医籍对艾叶的应用均有大量的记载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客服QQ
客服QQ
微信
微信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